金融与法
当前位置: 首页 > 金融与法

执行和解协议之外的财产不能申请强制执行
发布时间: 2019-12-04 访问: 字体:

执行和解协议之外的财产,是指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后,申请执行人又发现被执行人有可执行的、在执行和解协议中没有涉及的其他财产。这部分财产能否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取决于执行和解协议的约定和法律效力。

执行和解协议存在瑕疵

韩某于2016年4月21日向某银行借款人民币17万元,期限5年,还款方式为等额本息法。某银行放款后,韩某多次逾期,截至2018年1月19日,尚欠某银行贷款本金14.66万元及相应利息。某银行遂向法院起诉,要求韩某归还所欠贷款本息。在法院主持下,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然而,韩某还是没有履行调解协议,某银行遂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在强制执行过程中,韩某与某银行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内容为:每2个月由执行法院解冻韩某工资账户,将2个月所得工资收入用于归还贷款,解冻当天被执行人韩某履行义务完毕后继续由执行法院冻结韩某工资账户,直到贷款还清。该执行和解协议得到执行法院的确认,并按时解冻、扣划韩某工资账户款项。

2019年9月,某银行获知韩某在其他银行还有1.43万元存款,于是向执行法院申请扣划还贷。韩某对此表示异议,认为执行和解协议中只约定用工资账户来还款,并没有约定可以扣划执行其他财产。执行法院内部也有不同意见,因而对某银行的申请没有给予积极回应。

执行其他财产是否有悖执行和解协议

对于这个问题,需要从执行和解协议的完整性和效力性来分析。执行和解协议的完整性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协议内容要涵盖整个法律文书确定的权利和义务,而不是针对某一事项达成协议。二是协议要素应当包括履行的主体、标的物及数额、履行期限和履行方式的变更。从执行和解协议的效力性来看,因其是执行双方当事人对诉讼权利和实体权利的处分,符合民法的意思自治原则,没有违反法律规定,协议一经生效,对双方都具有约束力,这在《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和解若干问题的规定》中均有规定。因此,执行和解协议的完整性并不影响其法律效力,但执行和解协议的完整性是案件能否全面快捷执行的关键。

本案中的执行和解协议是一份不完整、但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协议只约定以韩某工资账户里的工资归还贷款,无形中对其他还款来源作了排除,韩某对执行其他财产还款提出异议不是没有道理的。该执行和解协议已经执行法院确认,法院也按此协议执行了韩某工资账户多次,其法律效力毋庸置疑,法院对某银行申请执行韩某其他财产持消极态度也情有可原。

对于这种有瑕疵的执行和解协议,目前法律还没有较好的解决办法,因为《民事诉讼法》并没有赋予申请执行人反悔权。除非有证据证明,签订该执行和解协议时申请执行人是受到欺诈、胁迫而签订的,或者协议本身损害了国家、集体或第三人的利益,方可按照《民事诉讼法》第230条规定,不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而恢复对原生效法律文书的执行。

防控执行和解协议瑕疵可能带来的风险

第一,签订执行和解协议不能草率。既然执行和解协议是申请执行人对执行条件的让步,签订时要考虑这种让步是否超越自己的权限,是否超过自己的承受范围。第二,签订执行和解协议时要考虑协议是否统筹全案,即协议内容是否涵盖了法律文书确定的权利和义务,防止因缺漏或只对某一事项单独约定而阻截系列权利的实现。第三,要降低违约门槛。科学、合理地约定违约门槛,是保证申请执行人及时履行反悔权的前提。第四,银行要严格执行对外文书审查制度,从源头上堵住风险。第五,要积极采取补救措施。对于已经生效、但有瑕疵的执行和解协议,可以通过与被执行人协商,对条款进行更正,再由法院确认。如果被执行人不配合,申请执行人可以对已发现的、执行法院又不支持执行的其他财产申请采取查封或冻结措施,防止财产被转移,以有利于整个案件的执行。(韦元文)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20/01/22 10:3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