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经理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财经理

宝宝类理财产品还是宝吗
发布时间: 2020-04-20 访问: 字体:


■蒋光祥

昔日“秒杀”银行理财产品的宝宝类理财产品,如今正经受挑战。以天弘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为例,数据显示,4月6日,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1.9780%,自2013年5月29日成立以来首次跌破2%,随后持续下滑,截至目前已连续十四日位于2%关口下方。

今年年初以来,收益屡创新低的不只有余额宝。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市场上有将近六成货币基金收益扎堆跌破了2%,进入历史性低位。而在2018年初,货币市场型基金的7日年化平均收益率还在4%之上。

尽管货基收益率一降再降,但近期依然有许多资金涌入了货币市场基金。以场内两只规模最大的货币基金——华宝现金添益、银华现金为例,两只基金在收益率跌破2%后,规模却出现了不小的增幅。受货币基金及理财产品监管趋严的影响,货币基金的市场规模较之前持续下降,2019年货币基金市场规模占比下降超10%。这一前后反差现象引起了广大投资者的关注。

众所周知,以余额宝为代表的宝宝类产品,其背后是各家基金公司所管理的货币基金,互联网货基军团尽管现在受到每日快速取现仅限一万元等限制,但在销售端已经深入人心。很多投资者可能没有买过股票,也没有买过其他基金,但对把钱投到“宝宝”里,可谓轻车熟路。这除了余额宝当年的“痛点营销”大获全胜外,与货币基金主要投资品种是短久期国债、金融债、高等级信用债、存单和质押式逆回购等资产也有关。此类资产可谓高度安全,收益率一段时间内也还差强人意,但很明显其与央行的货币政策、银行间资金面关系密切。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各国都陆续出台宽松的货币政策缓解危机,我国央行也在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市场利率水平持续走低。因此,债市收益率大概率仍将持续下行,货基收益率或将迈入更低收益区间已经是业内共识。

那么,宝宝类产品还能算宝吗?笔者认为,答案应该是肯定的,理由有两个,如下:

一方面,对于互联网宝宝类产品而言,本质属性仍然还是货基,投资者优先考虑的还是资产的安全性和流动性,收益率并非最主要的考虑。兼有转账、还款、缴费、购物等功能的宝宝类产品,在收益率上做出一些让渡,本身就具有一定合理性。在整个固定收益市场的平均收益率都在下降通道的大背景下,收益率有4%最好,有2%也还行,安全性和流动性始终是最要紧的。在疫情影响下,全球主要股指、大宗商品均出现了较大幅度下跌,连黄金这类避险资产也没能幸免,货币基金的收益率同步下降,并非不能理解。何况相对于部分国家一步到位的负利率,国内缓慢、温和的市场化降息已经高下立判,将来回暖也未为可知。因此,宝宝类产品目前依旧是普通用户流动性资金管理最好的工具选择之一。何况很多银行理财产品有低则一万元,动辄数十万元的门槛,信托公司的集合信托计划、券商资管产品、基金子公司的资管计划等,动辄50万元、上百万元起售,预期收益率同样也在不断下滑。

另一方面,在全球金融市场近期受疫情影响震荡下行的大环境下,货币基金开始成为资金避风港,这一点在美国股市最近的几次熔断之后货基规模骤升上,已经有所体现。对于国内进取型投资者来说,也普遍将宝宝类产品做为了一个暂时的“歇脚地”;而对于保守型投资者来说,本来需要的就是比银行存款收益率略高、流动性稍强,但是又不失安全性的理财产品,显然货基是一个适合的品种。这两类投资者难言谁对谁错,既然大家都秉承要跑赢通货膨胀率这一长期投资的关键,大类资产配置上就少不了宝宝类产品的存在。

因而,对财富保值真心不易的普通投资者来说,宝宝类产品依然是个宝,收益率的不给力,根本原因不在于基金公司管理水平或者基金经理的个人能力,而更多与整个货币市场的松紧度密切相关。而货币基金收益率的下滑,一定程度上也预示着国内理财市场的演变与进化,高收益必然对应高风险,低风险必然连带低收益率。投资者需要选择和自己风险承受能力相匹配的理财产品,能承受高风险的,或自己上阵或借助支付宝等平台的基金定投和AI帮投等方式 “下海”搏击;厌恶风险的,不妨仍看“宝”是宝。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20/04/22 1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