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打造发展新亮点探索金融新业态
发布时间: 2020-04-10 访问: 字体:


VCG



Photomall


文/ 李赞军

目前,包括六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在内的多数上市银行均已完成了2019年年报披露工作。

从已披露的年报来看,上市银行经营业绩继续呈现稳中向好的态势,业务结构上更加重视和挖掘“长尾”客户价值,部分银行从更广的视角、更高的维度去审视银行业态,积极探索新的金融生态。与此同时,上市银行对金融科技关注和投入与日俱增,开放银行和场景金融建设也如火如荼。

经营业绩保持稳健增长

从已披露的年报来看,上市银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1.5%,增速较2018年加快3.4个百分点。除邮储银行净利润增速为16.5%外,国有大行呈“齐步走”态势,净利润增速在4%-5%之间。受制于存款成本的上升,国有大行2019年息差有不同幅度的下降,利润增长则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资产规模保持适度扩张,信贷投放增速平稳;另一方面,中间业务等非息收入提速,建设银行、农业银行、邮储银行2019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实现两位数的增长,其中邮储银行增速达18.7%。

股份制银行业绩分化较大。由于2019年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市场利率逐步走低,同业负债占比相对较高的部分中小银行息差出现一定程度的回升。以零售业务见长、转型初见成效的招商银行、平安银行利润增速均超过10%,以对公业务为主的浦发银行、华夏银行利润增速相对较低,民生银行一改近年来增长乏力态势,经营效益有所提升。

城商行和农商行继续充当上市银行业绩增速的排头兵,净利润平均增速达13.9%,其中宁波银行增速最高为22.6%,常熟银行增速也超过20%达20.7%。

“长尾”客户成为新的发展方向

近年来,随着金融脱媒速度加快、市场竞争加剧,传统的“二八定律”已经不适应时代的发展。商业银行通过金融科技手段,利用大数据、互联网以及数据建模等技术能有效降低“长尾”客户的成本并提高管理效率,金融业“长尾”市场蕴含的巨大价值引起了银行业的高度重视。

从业务类型来看,公司与零售相比,零售客户相对而言是“长尾”客户;公司业务内部,小微企业也是相对的“长尾”客户。从上市银行的年报可以看出,零售和小微企业等“长尾”客户成为业务的新增长极。

在“零售”领域,上市银行个人贷款增速普遍高于公司贷款增速,已披露年报的上市银行个贷平均增速为20.7%,高于贷款整体增速5.3个百分点。在“小微企业”领域,国有大行发挥了“头雁”效应,六家国有大行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合计32570亿元,较2018年末增长45%,除邮储银行外,其他大行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增速均超过30%。

“小微”业务是股份制银行及城商行的传统优势。中信银行2019年普惠金融贷款增速近50%,高出全行贷款增速40个百分点,贷款增量占比达到20%。光大银行2019年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554亿元,比上年末增长21.2%。

金融科技成为新的驱动力

部分银行将金融科技上升到战略和公司治理的高度。农业银行2019年提出了推进“数字化转型再造一个农业银行”战略,将数字化转型战略实施作为转型发展的主要方面;工商银行积极打造“数字工行”,发布了智慧银行生态系统ECOS 1.0;建设银行提出了“新金融”概念,明确了住房租赁、普惠金融、金融科技“三大战略”;招商银行提出要打造“金融科技银行”,是国内首家将金融科技写入公司章程的银行。从年报数据来看,也能看出各家上市银行在金融科技方面的发力。

金融科技资金和人才投入持续加大。资金投入方面,国有大行金融科技投入占营业收入比重大多超过2%,其中邮储银行占比近3%。四大行金融科技投入均超过100亿元,其中建设银行信息科技投入最高为176.33亿元。人才投入方面,四大行科技人员数量均有所增加,其中工行金融科技员工达3.48万人,占员工总数的7.8%;中国银行信息科技员工占比从2018年末的2.5%提升至2019年末的2.6%。

组织架构在不断调整优化。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以及中国银行将科技研发从银行中剥离出来,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独立运作的子公司能够一定程度上突破银行传统经营理念和繁琐流程,更加贴近市场,在用人和激励机制方面也更为灵活。同时,为适应金融科技发展的要求,银行内部相关组织架构也在调整优化。其中,工商银行组建了金融科技研究院和六大创新实验室,构建了“一部、三中心、一公司、一研究院”的组织架构;中国银行组建了个人数字金融部,下设数字化平台中心;农业银行在业务部门单设数字化转型的统筹处室,在一级分行成立数据分析团队。

开放银行成为新的布局点

观察近年来上市银行年报内容,笔者深刻地感觉到,尽管金融服务的实质和内涵并没有发生很大变化,但金融服务手段和方式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尤其是在开放银行领域。银行不仅是“面对面”金融服务的解决商,更要通过场景金融随时随地、轻盈便捷的满足客户各类金融需求,这就要求银行尽快从“坐商”向“行商”转变,从“等客户”向“找客户”转变,并且更加关注开放银行布局。

一般而言,开放银行包含两个层面内涵,一种是“引进来”,商业银行自建内部平台(通常为掌银),通过引入外部商户和服务商,搭建满足客户理财、融资、衣食住行全方位需求的泛金融服务平台,从而提高客户的活跃度和黏性。以招商银行为例,该行“招商银行”和“掌上生活”两大APP月活跃用户(MAU)达1.02亿户,较上年末增长25.6%,两大APP非金融场景使用率分别为69.8%和73.9%。

另外一种是“走出去”,通过API等技术接口向非金融场景嵌入金融服务或者向客户提供“行业+金融”服务解决方案。工商银行通过开放平台 API将 1000多项金融服务开放给 2000 多家生态合作伙伴,将金融产品和服务无缝嵌入到教育、医疗、出行、政务等民生消费和企业生产场景,同时通过金融生态云与合作伙伴携手为客户提供“行业+金融”的综合服务;农业银行2019年新增金融场景项目达2540个;建设银行对外构建 G、 B、 C 端伙伴式新生态,并积极打造智慧政务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