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与法
当前位置: 首页 > 金融与法

应如何认定让与担保的诉讼时效
发布时间: 2023-11-03 访问: 字体:

[基本案情]

1998年8月28日,A银行与B公司签订《关于用房屋产权过户取得贷款的协议书》,双方约定:B公司将其名下的一处房屋过户至A银行名下,A银行取得房屋产权证书后,向B公司提供350万元贷款。B公司将所有贷款还清后,A银行将该房屋再过户给B公司。1998年11月11日,B公司将协议约定的房屋过户至A银行名下。但该房屋在过户后一直由B公司占有、使用。1998年12月9日,A银行向B公司发放贷款188万元。之后,B公司无力还贷,贷款发生逾期。2009年、2010年,A银行向法院分别提起返还原物请求权纠纷、金融借款纠纷诉讼,后又撤回诉讼,且再未对B公司进行催收。

2019年9月,由于案涉房屋涉及政府拆迁补偿,B公司遂将A银行诉至法院。B公司认为,A银行对贷款本息的请求已过诉讼时效,故无权要求其偿还贷款,从而对案涉房屋也不应享有优先受偿权。因此,其要求解除双方于1998年签订的《关于用房屋产权过户取得贷款的协议书》,要求A银行返还让与担保的房屋并协助其办理过户手续。A银行对B公司提起反诉,要求其返还借款本息750万元,并对担保的房屋进行拍卖、变卖,且该行对于拍卖、变卖房屋所得价款及拆迁补偿金、赔偿金等享有优先受偿权。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A银行要求B公司偿还贷款的债权请求权有无超过诉讼时效?

[案件审理]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从A银行曾对B公司提起过两起诉讼来看,在2010年之前,双方存在着就贷款事宜或诉讼事宜进行协商的事实,故难以认定诉讼时效已过,遂判决:B公司向A银行归还188万元贷款及利息。A银行将案涉房屋产权返还给B公司,但有权对案涉房屋的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B公司对一审判决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与抵押担保相比,让与担保对债权的保障强度显然更高。在清偿债务之后,债务人可以要求债权人配合办理产权变更登记。二审法院最终判决:解除B公司与A银行签订的《关于用房屋产权过户取得贷款的协议书》。B公司向A银行归还188万元贷款及利息。A银行对案涉房屋的拍卖、变卖款享有优先受偿权。在B公司还清贷款后,A银行协助B公司办理案涉房屋产权变更登记手续。

[案例启示]

由于本案审理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颁布之后,故本案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有关担保制度的解释》(以下简称《民法典担保制度解释》)。该解释第六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与债权人约定将财产形式上转移至债权人名下,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债权人有权对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所得价款偿还债务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约定有效。”

让与担保是担保的一种,也受诉讼时效规定的约束。《民法典担保制度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届满后,抵押权人主张行使抵押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可以看出,担保物权的诉讼时效与主债权的诉讼时效一致。本案中,在2010年之后,A银行再未对贷款进行书面催收。该行认为,只要B公司未还清贷款,就无权要求返还房屋。二审法院最终也认为,只要B公司未足额清偿债权,A银行始终在形式上获得标的资产的所有权,其债权能够持续保持免受损害的状态。基于这一事实,A银行起诉B公司,主张债权的诉讼时效并未具备启动计算的法定条件,故B公司关于A银行的起诉超过诉讼时效的主张不能成立。

综上,由于现行法律对于让与担保的优先受偿权已有明确的规定,因此诉讼时效是本案最大的争议焦点。本案警示我们,为避免因时效问题发生争议,对于债权和担保物权,一定要做好诉讼时效维护工作,防止因超过时效而丧失权利。 (于咏梅)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23/11/03 09:4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