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点评论
当前位置: 首页 > 时点评论

监管新规推动非银支付转型升级
发布时间: 2023-12-04 访问: 字体:

■车 宁


在中国人民银行发布《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十三年及《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两年半后,作为非银支付业务管理“基本法”的《非银行支付机构监督管理条例》近日经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以此为契机,非银支付有望在监管引导下坚守“支付为民”初心,践行小额、便民宗旨,在新时代实现业务转型升级和健康发展。

从《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到《非银行支付机构监督管理条例》,十余年间制度的更新迭代折射着市场的沧海桑田。在《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出台伊始,我国支付市场正在互联网影响下经历前所未有的行业变局。一方面,以商业银行为代表的传统机构通过对业务进行电子化升级,使网上银行为客户熟知、手机银行孕育成熟,支付在新渠道载体的加持下与互联网经济深度融合,逐渐成为互联网时代的高频交易。另一方面,以淘宝、京东为代表的电子商务蓬勃兴起,带动了消费者支付行为习惯由线下到线上升级,互联网企业携其场景优势,从网关支付入手,力图打造独立于传统银行体系之外的支付系统。当时,监管需要重点考虑和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在守住风险底线的前提下充分释放市场活力,为电子商务等前沿业务发展保驾护航,为互联网时代金融行业发展探索新的可能。

《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出色地完成了这一使命。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22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截至2022年末,非银支付机构处理网络支付业务10241.81亿笔,金额 337.87 万亿元,交易规模和客户服务领先世界,不但树立了数字普惠金融服务的发展范本,更有力推动了我国电子商务乃至互联网产业快速崛起。

然而,伴随着非银支付一日千里的跨越式发展,一些问题逐渐积累和暴露,甚至成为阻碍行业转型升级的重大阻碍:部分机构“无照驾驶”、违规经营乃至“尾大不掉”,危害网络安全和信息安全,侵犯客户隐私,挪用备付金,为洗钱等大开方便之门。党和政府对此高度重视,三令五申要求“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明确提出要“强化全链条、全周期监管,严把支付机构准入关,防范业务异化、资金挪用、数据泄露等风险,严防利用支付平台从事非法集资、电信网络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而这正是《非银行支付机构监督管理条例》的制定缘由和使命所在。

从监管部门公开披露的信息来看,相较于《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非银行支付机构监督管理条例》最为明显的改动主要包括以下四个方面:

调整牌照类型。将原来按照受理侧场景方式区分的线下收单、移动支付、互联网支付、预付卡受理、预付卡发行等多类牌照,调整为按照业务逻辑区分的储值账户运营和支付交易处理两类,呼应了市场业务调整诉求,反映了新商业生态中淡化场景区分的趋势。

提升准入门槛。在坚持金融业务必须持牌经营的基础上,按照“先证后照”原则进一步收紧了准入要求,不再区分全国性牌照与地区性牌照,注册资本均为1亿元;对股东执行正面清单与负面清单机制,明确同一法人不得持有两个及以上非银支付机构10%以上股权。

细化监管要求。针对前期暴露的诸多风险问题,明确机构不得获取支付账户余额或预付价值余额支付期限有关的利息等收益;不得直接、变相从事征信、清算业务;明确客户信息收集、使用与处理的流程与边界要求;价格管理更加严格,扩大监管主体范围。

增强反垄断规范。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相衔接,打造反垄断执法联动机制,划定了非银支付机构市场支配地位的预警标准和认定标准,符合预警标准的,人民银行可商请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采取约谈等措施;达到认定标准的,更可商请启动相关审查程序,直至作出处罚。

客观而言,《非银行支付机构监督管理条例》的出台意味着行业监管规则和业务底层逻辑的根本调整,势必对非银支付乃至整个支付市场格局产生深远影响。对于非银支付机构而言,过去没有技术、场景方面的核心竞争优势,仅靠牌照进行套利的企业经营将难以为继,势必加速退出市场;行业也将减少对利润的过度追求,在“支付为民”的初心之下反哺服务对象的成长;一些真正满足客户需求,尤其是普惠需求,具备技术、场景等硬核能力的企业可能“弯道超车”,重塑市场格局。

对于包括银行在内的整个支付市场而言,随着监管新规的发布和实施,企业法人特别是大中型企业法人的账户服务可能加速回归银行体系。银行要充分把握这一机遇,既落实好监管防范金融风险的要求,也要充分满足客户的金融需求和支付体验。此外,还应做好零售支付市场的业务兼容,在合规前提下进行业务创新,探索“自收单+服务商”可持续商业模式,在支付2.0时代为客户提供真正安全、十足可靠、体验优秀的产品服务,为行业健康规范发展树立榜样。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23/12/04 10:3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