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点评论
当前位置: 首页 > 时点评论

向“数”而行“慧”就振兴新图景
发布时间: 2024-03-27 访问: 字体:

■彭俊超

2024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发展农村数字普惠金融”,并强调要“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这是继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发展农村数字普惠金融”后,再次对其进行重要部署,足见其对推进乡村全面振兴的重要作用。

乡村振兴战略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但长期以来,我国传统农村金融服务存在准入门槛高、服务效率低、信息不对称等问题。数字普惠金融将数字技术和普惠金融相结合,可以有效规避农村金融排斥和金融约束现象,是解决我国农村金融供给不平衡,缓解乡村振兴庞大金融需求的重要途径。

近年来,随着国家不断加大对乡村振兴的支持力度,以及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我国农村数字普惠金融发展取得了一定成效,农村金融服务变得愈加便捷和高效。

覆盖范围不断扩大。广泛覆盖是发展农村数字普惠金融的重要前提。近年来,金融机构通过加快在农村地区布局便民服务点、流动服务站、助农取款服务点以及布放聚合支付码等方式,进一步扩大了金融服务覆盖面。数据显示,农业银行已在全国建设了19.8万个“惠农通”服务点,乡镇覆盖率达96.5%;建设银行在全国设立“裕农通”服务点,覆盖全国近80%的行政村,农民“足不出村”就能享受到便捷的金融服务。

数字化程度不断加深。在国家政策的鼓励下,金融机构积极推进农村金融供给端的数字化转型,利用移动平台不断提高农村客户接触金融产品的频率,提升金融服务和产品线上化水平。以农业银行为例,截至去年末,该行线上贷款产品“惠农e贷”余额已经突破万亿元。农业保险和惠农理财也加速向线上化发展,保险公司通过数字技术创新保险产品,不断提供覆盖广、保障全、成本低的保险服务。

科技助力不断加强。金融科技是缓解农村信贷市场信息不对称和交易成本过高等问题的有效途径。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的不断涌现,传统金融机构不断将数字科技深入融合到农村金融应用场景中,农村金融服务理念、模式、手段等多个领域正在发生深刻变革。

但同时也必须看到,我国农村数字普惠金融发展还存在金融基础设施薄弱、农村数据质量不高、农村信用体系尚不健全、数字应用场景不够丰富、受众接受度偏弱等问题。时隔三年,2024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聚焦农村数字普惠金融,体现出在推进乡村全面振兴过程中,我国发展农村数字普惠金融需求迫切。下一步,金融机构应加快补齐农村数字普惠金融基础设施短板,完善农村信用体系,创新农村数字普惠金融服务模式,进一步提升数字普惠金融服务质效。

加快推进数字乡村建设。当前我国农村数字化水平与城市地区还有较大差距,数字普惠金融发展的“数字鸿沟”依然存在。应进一步加快农村地区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提升农村地区的网络覆盖率和网络质量,为促进数字普惠金融产品和服务在农村的高效应用提供基础条件。

加快完善农村信用体系。农村普惠金融的发展有赖于健全的农村信用体系。一方面,要通过收集农业农村生产、农村居民生活消费、财政支农等数据,搭建数字乡村发展的数据平台,不断提升农村地区数据获取和共享水平。另一方面,政府部门、金融机构、保险公司、征信企业等要加强协作,拓宽数据共享边界,探索建立农村信用数据灵活采集、交叉验证、共享复用的有效机制,加快形成多维度、广覆盖、时效强的现代农村信用体系。

创新农村数字普惠金融服务模式。金融机构应进一步优化农村普惠金融产品设计、优化服务模式,可以引入FOF(基金中的基金)、MOM(管理人中的管理人)等新型金融产品,发挥其分散风险、稳健增值、专业服务、低参与门槛等优势,为农村居民拓宽吸引社会融资、参与金融投资的机会和渠道。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24/05/20 22:47:09